读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当前的位置:云南网 >> 教育频道 >> 读书 >> 正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科幻中的女性主义:国内科幻小说缺少女性的自我审视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05日 10:33:41  来源: 澎湃新闻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至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标题:科幻中的女性主义:国内科幻小说缺少女性的自我审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人们谈起科幻小说时,似乎很少将目光落在科幻中的女性身上。这几年来,随着女性科幻作家的崛起,如何在科幻中书写女性,正成为一个重要命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相比西方硬朗的女性主义,中国的女性在表达争取平等的诉求时,增加了一种柔和的、嘲讽的、幽默的色彩。”科幻作家韩松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在上海科技大学召开的科幻影视产业论坛上,一场有关“科幻中的女性主义”讨论正在展开,韩松、赵海虹和黄艺馨在现场分享了他们的观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女性开始狩猎男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韩松的知名作品《美女狩猎指南》中,曾尝试?#25945;中?#21035;与权力意识、禁忌的挑战与建构等话题。小说构造了一个充满人造美女的不知名小?#28023;?#36825;些美女被设定为男性的猎物,荷?#25925;?#24377;的男性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,纷纷朝深不可测的丛林渐行渐远,?#19995;?#21040;女性的围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松介绍,故事的灵感来源于对未来的想象:如果有一天,制造完美的机器人配偶成为可能,那么男性是否还会和真实的人类女孩结为夫妻?当完全符合另一半期待的人造人出现后,是否会出现全新的社会关系,人们又应该如何面对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小说中,他也尝试表达对男性的焦虑。“之前听说过一个科学推论,证明在许多年后,男性的Y染色体可能会灭绝。”当女性变得愈发强大,已经不满足于成为男性的服从者和迎合者时,不再是男性狩猎女性,而是女性狩猎男性。在许多科幻小说中,已经开始畅想不需要男性,女性依靠自身就能繁衍后代。例如科幻作家潘海天在小说中构思了一个女性厌倦男性的社会,男性?#40644;?#22312;外太空寻找殖民地,而女性在地球上构建浑圆的保护罩(象征卵子),当男性驾驶尖头飞船(象征精子)试图回到地球上时,却被拒之门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他眼中,包括赵海虹的《1923年科幻故事》、凌晨的《月球背面》、金涛的《月光岛》、魏雅华的《温柔之乡的梦》、何夕的《伤心者》、宝树的《时间之墟》等作品都塑造了过目难忘的女性形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没有女性主义的科幻,就不是完整的科幻式命题。”韩松认为。他希望未来能够创造出一个具有中国传?#25104;?#24425;的女性形象,既有古典韵味,又与世界接轨,同时能和科幻、高新技术等结合起来,“和?#20027;?#29577;有几分神似,又不是完全相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性的自省在科幻中缺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另一位科幻作家赵海虹眼里,“女性主义”作为一种主义,被抬升得太高之后,就变成某种意识形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写作者而言,无论是否“女性”,都不该用任何主义来指导自己的写作,否则就不再是文学创作,而变成一?#20013;?#20256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她眼中,国内的科幻小说缺少的不是富有魅力的女性角色,而是女性对自身的审视和自省。什?#35789;?#22899;性?女性存在的意义是什么?正如萨特所说:“人之存在先于本?#30465;?rdquo;“他者”制造的环境让人们在不自由的?#26216;?#19979;做出一系列不愿意做出的选择,在男性占据主流话语权的当代社会,如果女性的思想和行为是出于男性的需求而展现,那么即便再有魅力的女性角色,本质也无法打破父权陈述,构建属于女性的主体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7年的?#26412;?#31185;幻大会上,詹姆斯·岗恩曾描述科幻小说的特点,他认为科幻小说是将人类当成一个整体来描写的。如果小说着眼于整个人类,就不?#20204;?#35843;男性和女性的性别之差。如果在写作强调的是整体生命,如果每一个生命碎片都?#21019;?#25104;宏大的个人类图景。那么不管是男性是女性、是孩子?#25925;?#32769;人,他们的独特体验对于整体人类都是有意义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海虹的作品中,不少以女性视角为主体,比如《伊俄卡斯达》《桦树的眼睛》《1923年科幻故事》?#21462;?#22312;创作《1923年科幻故事》时,她曾陷入长时间的思?#21152;?#24653;?#20445;?#19981;管走到哪里,都会喃喃自语,反复重复故事里的一句话:“我是革命者,我不是女人。”但是到最后,赵海虹却赋予故事一个完全不同的结尾,主角颠覆了自己原有的观点,说出:“我是革命者,我?#24425;?#19968;个女人,但是如果让我选择,我选择革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个女性在自省后做出的选择,?#24425;?#33258;由意志的体现。她经过审慎独立的思考,意识到自己身为女性,然后完成身为女性的自我追求。在赵海虹眼中,这是自己创作中女性意识的首次启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黄艺馨看来,女性的定义是丰富而多元的。他最?#19981;?#30340;女性角色出现在《黑客帝国?#32602;?#25140;墨镜,留短发,非常酷。她颠覆了男性对女性的所有幻想,却呈现出一种别样的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如波伏娃所说:“女人不是天生的。”如今对于女性的定义,更多是建立在父权社会的基础上,如果从一开始就没有特殊的定位,现在也就不会有女性主义。“我期待人们可以不再用性别、种族、肤色来定义一个人,将人类的不同特点视为宏大的整体,这?#24425;?#36523;为科幻作家的使命。”黄艺馨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王胤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?#25945;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订阅《春城手机报综合版?#32602;?#21457;送CCZH到10658000(5元/月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订阅《春城手机报?#32602;?#23089;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注云南网微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闻爆料热线:0871-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南网简介 |  服务合作 |  广告报价 |  联系方式 |  中央厨房 |  网站声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251160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滇)字 04号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?#28023;?#20113;)?#20540;?0093号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8 ? yunnan.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.0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71-64166935;举报邮箱: [email protected]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魔兽世界幻化 新时时彩走势图 金库甜心客服 迷你世界视频 蝙蝠侠伯恩利下水道 表天津时时彩走势图表 湖南麻将游戏 都灵vs切沃预测 单机经典老虎机游戏 不给糖就捣蛋电子游艺